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太傅他人人喊打第95节

“殿下,季怀真所言非虚。陆拾遗乃是夷戎七皇子的发妻,二人在两年前于敕勒川成亲,陆拾遗后来被季怀真以假死之计囚禁起来。那夷戎七皇子讨不回发妻下落,便在阵前一箭射中季怀真胸口,又与瀛禾在陆拾遗一事上起了纷争,据探子来报,二人还为此大打出手,这个七皇子为救发妻甘愿留下,此消息可信,就连我们发现他行踪的当天,也是因为他去囚禁陆拾遗之处寻找他的踪迹,才会被我们的人发现。”

阿苏尔饶有兴趣地一笑,若有所思道:“这样一看,更有意思了。不都说他拓跋燕迟有勇有谋擅打以少胜多之战,怎么如今一听,行事如此冲动,怪不得斗不过他大哥。季怀真既愿意做替罪羊,出头鸟,就让他去做。”

他让那人过来,在他耳边低语几句,吩咐着什么。

如此两三日过去,季怀真的一通威逼利诱终于在大齐臣子中撕开到口子。

起初只是一人愿意出面,与季怀真在数日后当着临安百姓的面迎鞑靼大军入城并加以游说,接着是第二个,第三个,已有不少人识时务,更是担心家眷老小的性命。

听此消息,季怀真毫不意外,想必其中也有郭奉仪从中游说的功劳,二人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,那群人本就受尽折磨,心智已濒临崩溃,只要有一人改变主意,剩下的人不攻自破。

只是他依旧没有打探到燕迟被关在何处,连一丁点夷戎人的消息都未曾探听到。

与此同时,阿苏尔的消息也传来,说已安排手下打听季晚侠的下落。

又是三日后,消息散尽临安城,大齐朝臣皆已归降,于明日午时迎鞑靼大军入城,命城中百姓夹道欢迎。

此告示一出,登时激起民愤。翌日一早,民众聚集于主街,各个怒目圆睁,群情激奋,要看是哪位拿着大齐朝堂俸禄的人为苟活下去而做出卖国求荣之事。

在众人的叫骂议论声中,一辆辆华盖马车依次驶来,在城门口停下。

一群身穿大红朝服,却鼻青脸肿之人颤颤巍巍爬下马车,皆日里耀武扬威神气活现的人物。他们似是挨了不少皮肉之苦,连腰都直不起,像个被煮熟的虾米,弯着腰去扶车里的同僚。第二人,第三人,越来越多的大齐官员下车,无一不浑身是伤,受尽凌辱,唯有一人与众不同。

民众朝这人看去。

先是伸出双镶着翡翠的官靴,又是伸出双白净双手掀开车帘。

人群之中,有人下意识低头看着自己的手。临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